Bookmark and Share
五十年来中国武术发展之反思(作者 于志钧)
(Publish Date: 2008-7-26 9:22pm, Total Visits: 1527, Today: 2, This Week: 2, This Month: 7)

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,2008年奥运会期间的武术比赛“是由北京奥委会自己组织的”,“我们没有将武术列入奥林匹克计划,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,武术不会成为奥运会项目,也不会成为表演项目,根本不会!”这个话很带有点火气的味道,似乎我们不尊重他。

全国解放近六十年了,中国武术发展的成绩可以列出一大堆,如全国有很多人参加武术运动;很多人打太极拳;建立了很多武术之乡;全世界有很多国家建立了很多武术组织,培养了很多武英级武术运动员、武林百杰;确立了武术段位制等等。然而,中国武术却陷入了空前的困境——奥运会仍是无门可入。为此,有关部门可以说使尽了浑身解数,甚至提出“削足适履进奥运”的口号和战略,即去掉一切不合西方体育权贵的东西来适应“西方”的胃口,能进奥运就成,不管进奥运的是个什么东西,进奥运就是一切!当然,这些不是本文评论的重点,笔者也没那个能耐让武术进奥运。我们探讨的重点即在于,解放后中国武术的发展出现了什么问题,问题在哪里?

一、没有对中国武术进行正确定位,没有认清中国武术是什么

中国武术影响中国社会之深,是没有其他任何一种技艺能与之可比的。可以说,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武术的,而对于武术的发展问题,却没有多少人去考虑。建国初期,新政权对武术不知所措。因为刚解放,政权有待巩固,百废待兴,来不及考虑武术问题。然而在稍后的不久,一种非常传统而又根深蒂固的历史偏见起了主导作用,那就是韩非子说的“侠以武犯禁”,把武术看作是“犯禁”的工具。1955年5月31日,国务院全体会议第十次会议上,国家体委工作报告说,“厂矿、企业、学校、机关原有武术小组,要加以整顿;没有的,暂不建立。农村中坚决停止发展,原有的武术活动,可由乡政府、青年团加以领导,不要被坏分子利用做坏事。”这就给“武术”定了性,即“坏分子利用做坏事”的工具。很快,在乡村武术活动的主要基地农村,武术活动一律被禁止。农村再也见不到武术的踪迹。
在武术是可以被坏分子利用做坏事的工具的思想主导下,改造武术做坏事工具的性质,就成了解放后武术工作者的任务,要变害为“利”。1956年3月9 日,当时国家副主席刘少奇在同国家体委负责人谈话时指示:“要加强研究,改革武术、气功等我国传统体育项目。研究其科学价值,采用各种办法,传授推广。”
从此,武术就从被坏分子利用的“工具”走上了改革之路。沿着“变害为利”的思路,把武术从“技击之术”改造成“表演之术”。这就是今天的各种竞赛表演套路。
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后,武术能否走出另外一条路呢?又要求我们重新审视中国武术。中国武术到底是什么?答案可以有很多:是中国宝贵的历史传统文化遗产;是一种中国古代体育运动;是类似西方体操的武术运动套路;是一种健身养生的锻炼方法;是中国古代自卫防身术等等。
今天,对于武术的价值,说真话,一些武术工作主管也讲不清楚。作为自卫防身术,使用的机会太少;作为武术表演套路,那是少数武术运动员的事,一般大众没必要练它;作为健身养生的方法利用,是老年人的事;作为体育运动,那么种类太多了,武术不过是其一罢了。武术的价值最后就剩下一条:你练练,我看看,大家图个热闹!
今天的武术,实质上已经成了一种“热闹”,节日搞个集体表演,定期不定期地搞个比赛,出国搞个演出,拍个电视武打片。也就是这些吧!有多少人关心武术的发展?在人们心目中,中国武术早已进入历史博物馆。人们只能在武侠小说里看到武术的身影。今天的武术不过是一些花拳绣腿,花架子而已。这就是今天中国武术的现状。你承认也好,不承认也好,武术没有成为日本柔道、剑道或韩国跆拳道那样的国技。是不是中国人不喜欢武术呢?绝对不是!中国人非常喜欢或者说热爱武术,尽管大多数人并不练习武术。问题出在哪呢?那就是解放后中国武术政策失误。听到这样的意见,大家不要惊慌失措。解放后,发生过多次重大政治决策失误,为什么武术工作就不会失误呢?!今天的中国武术,之所以半个世纪在原地打转,正是因为文革后没人向这潭“死水”投过一块石头。
现在让我们从一些根本性问题剖析:
今天经常出现“现代武术”或“武术现代化”这样的名词。什么意思?就是说,武术过时,社会不需要那种真打实斗的“野蛮”武术了,武术随着社会现代化而现代化,应该姓“舞”而不姓“武”了。这就是武术现代化或现代武术的含义。于是,大力发展“套路武术”,大搞武术套路比赛。武术套路是按虚拟的武打动作编排的,比赛按表演类体育项目的模式进行,如体操、花样滑冰、跳水等。提出“高、难、新、美”的评分标准,搞标准化动作和动作的量化标准。为了制造临场效果,拳愈打愈飘忽;刀、剑愈练愈薄,成了“韭菜叶”;枪、棍愈练愈细。武术的本质丢掉了,得高分成了唯一的追求目标。今天的武术套路,一位武术运动员上场,只见他劈里啪啦打一趟拳或稀里哗啦耍一趟刀、剑,抱拳下场而去。可以说千篇一律,没什么好赖可分,没有技术含量,更看不出文化内涵。客观地说,与体操、跳水、花样滑冰相比,谈不上“高、难、新、美”。所以对此现状,国人并不认同,以此挤进奥运会,国人都为之汗颜!现在的中国武术到底是国之精粹,还是糟粕,应该要有个清醒认识了。
武术的本体是什么?武术的灵魂是什么?我们打一个比喻,比若说一只宋代的瓷碗,今天我们说它是个文物,然而它仍然是一只碗。从一件供使用的餐具来讲,宋代瓷碗与今天的碗没有什么不同,这是其本体。为什么说它是文物呢?因为它是宋代的而不是现代的,它含有五百馀年的历史文化积淀,而现代的碗却没有,这是它的灵魂,是载体,没有魂,五百年的文化就无法承载。武术呢?其本体是技击术,它所以是国之瑰宝,是因为它承载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。中国传统文化是武术的灵魂,载体是技击术。武术的一切文化内涵都是附着在技击术上的,没有技击术,武术的文化内涵就是空话!武术的这两方面内容是缺一不可,相辅相成的。解放后的“武术改革”,所做的恰是抽掉武术的技击内容,空谈文化内涵。高谈阔论武术内涵,什么易经啊,老子呀,儒学呀,孙子兵法呀,道学呀等等。然而这些与竞赛套路有什么关系呢?那种“360度旋子落地大劈叉”的武术动作又有什么传统文化内涵呢?这叫割断历史!割断中国历史。问题的症节就在这里。割断历史的另一个后果是,制造了一个没有中国文化内涵的“武术散打”或叫“散手”的怪模样。“武术散打”的规则号称“可以用中国武术各流派的任何招法”。我们不用去看他的宣言,我们剖析其本质,看看当今散打“亮相”的是个什么模样?首先,他的外形包装“头戴太空帽,双手套个拳击皮手套,两脚蹦蹦跳跳”。这是中国人脑海里的武术家的形象吗?完全没有中国味!从日本柔道和韩国跆拳道的外包装设计经验看,民族性是非常重要的。而我们却完全忽略了民族性。一个滑稽的现象,中国的武术主管带着这样一支远征队到世界各处挑衅:到美国挑战拳击,到泰国挑战泰拳,要“打遍世界无敌手”。这么落后陈旧的愚昧思想,却要国家花钱给他买单。 “打”了他一任官职,耗了十来年,开了什么“花”,结了什么“果”了呢?在现代体育中,这是胡闹!你能让篮球队与足球队比赛吗!

半个世纪过去了,有两代老武术家谢世了。笔者是当年的小孩子,如今也年过古稀了。我们应该认真检讨中国武术在半个世纪里走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?中国武术已经名存实亡,中国的武术主管没有抓住文革后改革开放的最后一次机会,至今,一个僵化的官僚体制纹丝未动,一任主管一个主意,让大家围着他转。这能使中国武术成气候吗!
五十年来,我们没有搞清东西方文化的本质差异,没搞清中国武术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内涵,没弄清武术的定义是什么,即中国武术是什么,执行的是一条盲目追随西方体育的政策。造声势,图表面,走过场,凑热闹,动辄搞万人大表演。冷静想一想,事过之后令我们出身冷汗啊!落下了什么呢?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瑰宝——中华武术就消失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。  
二、没有认清东西方文化差异这个根本
西方文化,起源于古希腊,发展于古罗马时期。公元前三世纪中叶到前二世纪中叶,古罗马进行了征服迦太基(北非)、西班牙大部、马其顿及希腊诸地区的战争。孟德斯鸠在《罗马胜衰原因论》一书中写道:“罗马人为了能够使用比其他人的武器更重的武器,他们就得更多地锻炼。他们做到这一点,是由于他们不断地努力劳动以增强自己的体力。他们还通过各种练习以取得动作的灵巧,而这种灵巧不外是正确地分配自己的力量。”“目前我们看到,我们的军队由于士兵的过度劳动而发生大量地死亡。但,正是由于大量地劳动,罗马军队才把自己保存下来。”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中产生的古罗马文化必然是 “强者哲学”文化。这种强者哲学一直是西方文化的核心。西方的道德观推崇强者,弱肉强食,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。所以,弱者在西方是不值得同情的。这与中国的传统道德观“扶持弱者”完全对立!西方文化在战斗上的表现是“进攻!进攻!不停地进攻!”在这种强者哲学的思想指导下,一切体育比赛都是“强胜弱”,奥运会不过是一场西方体育的赛事,它的口号是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。
中国传统文化是东方文化的最正统的代表。中国传统文化在对抗性斗争中,是尚智不尚力,柔克刚,弱胜强。老子说:“天下之至柔,驰骋天下之至坚。坚强居下,柔弱居上。”“柔胜刚,弱胜强。”这种弱者哲学,在西方是不能接受和不可理解的。然而,中国武术,几千年却是在这种“弱胜强”的哲学理念指导下发展完善的。终于出现了诸如太极拳这样“以柔克刚”、“以小力胜大力”、“以静制动”的技术。不但有“弱胜强”的技击理论,而且有实现的技术方法。整个孙子兵法讲的就是“弱胜强,智胜力”,他说:“形人而我无形”“虚实不测,是以无形”;又说:“微乎微乎!至于无形;神乎神乎!至于无声。故,能为敌司命。”这些理念都融入中国武术。说清楚一点,几千年来,我们的先辈在中国特定的历史环境下,经过血的洗礼,总结出了从理论到方法系统完善的,专门对付强大敌人的技击方法——中华武术。这就是中国武术的本质,它的一切都是出敌不意的“形人而我无形”之技。如此,它才能做到“弱胜强”。是除中国以外世界上没有的!在这方面,我们的祖先留下了大量的经典史料、文献和方法。再强调一下:这是世界其他国家和民族没有的,属中国独创!
首先,外国没有哪一种技击术含有如此深厚而丰富的传统文化内涵。中国武术,从三千年前的《易经》、二千年前的老子《道德》,以及儒释等多家哲理,以及道家吐纳导引之术到诸家动静之说,都融入其中。这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!
第二,世界搏击理论一律是“强胜弱,大打小,快胜慢,有力打无力”。唯中国技击理论,反其道而行之,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说:“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乎壮欺弱,慢让快耳。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为也。”这种哲学理念,仅中国一家。西方技击术,完全建立在先天自然之能的体力基础上的,人练得皮粗肉糙,以力降人。
第三,把“弱胜强”的理念变成可以实现的技术方法,例如“借人之力,顺人之势”。这种打法,在二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。
《吴越春秋.阈阊内传》记载“要离杀庆忌”的故事:公子光杀吴王僚,自立为吴王,即阖闾。僚的儿子庆忌力大而勇,阖闾非常怕庆忌,想除掉他。伍子胥向吴王推荐要离。吴王问要离:你是何人?要离回答:我是国东一千里的人。我瘦小无力,迎风就僵硬,顺风就摔倒。大王有命令,我不敢不尽力。吴王看这个样子,不说话了。于是,要离又说:“大王不是忧患庆忌吗?我能杀他。”吴王说:“庆忌之勇,世所闻也。筋骨果劲,万人莫当,走追奔兽,手接飞鸟,骨腾肉飞,拊膝数百里。吾尝追之于江,驷马驰不及。射之暗,接矢不可中。今,子之力不如也。”要离说:只要王有意,我就能杀他。于是与吴王策划,要离诈作犯罪出逃,让吴王杀其妻,焚烧于街头,扬灰,悬赏千金,捉拿要离。要离奔庆忌,说:阖闾无道,无故杀死其妻,焚尸扬灰。说他了解吴国的情况,怂恿庆忌取吴国。庆忌相信了要离的阴谋,三个月后,挑选士卒取吴。他们乘船渡江,船到中流,“要离力微,坐于上风,因风势以矛钩其冠,顺风而刺庆忌”,把庆忌刺死。这是“顺势借力”的最早记载。后来,发展为“顺人之势,借人之力”的以弱胜强的武术重大方法上的突破。这也是以后的太极拳的主要技击方法之一。
《易经》是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基本理论依据,它支撑中国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发展几千年,现代仍不失其价值。易经有两个重要的卦:一个是泰卦;一个是否卦。泰卦的卦形是,上卦坤为地,下卦干为天,地上天下;天轻而向上运动,地重而向下运动 。天地相交而生万物,阴为虚,上虚下实为泰,是吉。所以中国传统武术都要求根基,要站桩,立地不动摇;上肢轻灵,出手敏捷。中国武术,讲求以静制动、后发制人,没有西方那种蹦蹦跳跳的动作。金字塔形是东方文化的典型造型,泰卦正是金字塔形的哲学根据。中国武术讲求内充实而外安逸,都基于泰卦的哲学理念。反之,否卦的卦形是三,上卦干下卦坤,天上地下,天向上移动而地向下沉,天地分离,阴阳不交,故主凶,取名“否”。中国武术绝不采用上重下轻这种打法。而这正是西方拳击的经典打法,蹦来跳去,重拳出击。东西方技击术,在哲理上就是相反的,这种相反一直延伸到训练方法和实战方法。这又是中国武术的一大特色。所谓的“武术散打”,不研究中华传统文化,盲目跟着西方拳击去蹦跳,还自以为是中华武术之精品,可悲而无知!
本文不是专门文章,对武术的具体内容不做太多地剖析,说明病之所在即可。 重症之一,是不深入研究中国武术所独有的特征,反而跟着西方的屁股后跑,丧失了传统文化内涵,也失去技术含量。没有独自、独立、独特的特色,也就没有技术!

(作者于志钧介绍

于志钧,1931年生,吉林市人。北京信息工程学院教授。195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。少年时喜欢武术,1940年开始学习武术,拜我国着名形意拳家刘自久先生为师,学习形意拳;1950年拜我国着名太极拳家吴图南先生为师,学习太极拳,深得图南先生真传。1997年12月应台湾“中国国术总会中华太极拳委员会”暨台北市中华太极馆邀请,赴台进行太极拳学术交流和讲学,获得台湾太极拳界的高度评价。于志钧先生文武兼修,尤其在中国武术史方面有深入的研究。着作颇丰,太极拳着作有:《太极拳正宗》、《太极拳推手正宗》、《杨式太极拳:小架及其应用》、《太极推手修炼》、《太极剑技击大观》、《太极拳源流考订》等。)